澳洲帅哥自称“世界头号狗狗爱好者” ,他做的事让大家纷纷称赞!

澳洲男子Ryan Anderson自称是“世界头号狗狗爱好者”,这绝对不是吹牛,狗狗已经彻彻底底融入了他的生活。

他是皇家反虐待动物协会(RSPCA)的工作人员,闲暇时候还是志工,也会助养狗狗,希望每一只狗狗都能找到温暖的家。

Ryan一直很喜欢狗,之前只是利用周末的时间参加动保组织的活动,现在已经完全融入其中,还会参与动物救援行动,通过社群网站帮忙筹款等等。

见到的狗狗越多,他越了解自己工作的意义,也开始明白宣传的重要性。

Ryan对狗很感兴趣,本来是想见识更多狗狗品种,但后来他发现,自己对狗狗的感情越来越深。

他决定宣传与狗狗有关的知识,让更多饲主负起责任,动员更多人参与救援行动,让那些可怜的狗狗脱离苦海。

他在网上分享了很多与狗有关的小故事,那都是他的亲身经历。他希望通过这些事让大家明白,狗狗救援多么有意义,能够给人带来多少欢乐。

每次与狗狗待在一起,他脸上的笑容就格外灿烂。

当然啦,对动物的爱都是相通的,Ryan也很喜欢猫咪。

对Ryan来说,动物救援不仅是一份工作,更是他的爱好。

他家中有一只叫Goose的狗狗,还有一只叫Krumm的猫咪,虽然很爱狗,但他不准备领养更多,因为这样才能助养更多狗狗,帮助更多毛小孩开始新生活。

Ryan的生活离不开狗狗,以后他还会像现在一样,继续给狗狗提供帮助,他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经营一间救援机构,给更多毛小孩提供庇护。

这个梦想一定能实现,为这个爱心满满的帅哥加油吧!

没有米也可以做的炒饭,咸香爽口,明星力荐~

功能介绍
说东北话、唠东北人、讲东北事儿,这是纯东北人的原创公众平台!想了解母们东北人,看这里、看这里、看这里……


↑ 点击上方“新闻正前方”关注我们

来源丨下厨房、一悠慢慢

没有米也可以做的炒饭

热量超低,咸香爽口

更重要的是

这碗“炒饭”只要5分钟就能出锅

but,要提醒大家的是

虽然这碗减脂炒饭超好吃

但是不能长期用它当主食哦

饮食里还是要加入一些碳水化合物

花菜 半根、鸡胸肉 1块、黄瓜 半根   胡萝卜 半根、鸡蛋 2个、盐 适量

1 | 花菜头切碎(只取花菜头部,根部不要),鸡胸肉切块,加一勺料酒,一点生粉腌制一会儿。鸡蛋打散,胡萝卜黄瓜切丁备用。

2 | 热锅热油放入鸡蛋液快速搅拌,成型盛出来备用。

3 | 放一点油翻炒鸡胸肉,表面有点焦黄即可。

4 | 放入黄瓜丁、胡萝卜丁,翻炒。

5 | 最后放入花菜翻炒均匀,加一勺生抽,适量盐,一点胡椒粉调味就可以出锅了。

6 | 盛出,开吃吧。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王牌对王牌摊上奔跑家族,却意外尬出天际,贾玲沈腾也无法挽救_娱乐频道_

《王牌对王牌》是一档神奇的节目,虽然烂到家的剪辑时常被diss,但期期都很经典,很多经典回忆都在节目中重聚。

王牌上演了一波波回忆杀,前面让你笑到肚子疼,后面让你哭得稀里哗啦。《还珠格格》剧组主创重聚,晴儿抱老佛爷那段,再配上20年前《雨蝶》的BGM,真的让人瞬间泪崩。2013届快男重聚,那首《追梦赤子心》重新响起的时候,把我们拉回6年前的那个夏天。《流星花园》新旧“F4”经典重现《流星雨》,贾玲言承旭爆笑演绎剧中情节。

新加入的两位主持华晨宇、关晓彤,大家一开始都不看好,最后没想到“真香” !这一季的成功离不开沈腾贾玲的全盘掌控,华晨宇和关晓彤话少机灵,大家各司其职,让王牌成了一档真正合家欢的节目。

20日晚,王牌对王牌收官之夜,“跑男团”强势踢馆王牌家族,本来以为是两大最强综艺天团巅峰对决,却没想到尬出天际。平时有笑点有泪点的王牌,居然变得毫无看点 。

整期节目像是跑男的推介会,给了很多跑男家族镜头,可惜这群人来到王牌似乎水土不服,综艺感全无。王牌家族为了跑男团,尬演尬说段子。把一向有梗有料的沈腾和贾玲整得都没啥发挥空间。网友点评:跑男团和王牌完全两个画风,王牌随性养老接地气,跑男很用力表演欲很强的感觉。

全程都是跑男的宣传片,最后一期王牌很明显被跑男广告带偏了,再与上期搞笑自然的F4对比,这期简直尬出天际,就连沈腾、贾玲都救不回来了,还不如贾玲沈腾他们四个主持自己玩。以前是跑男家族上王牌变相给王牌撑场,现在竟然需要王牌带跑男宣传了。

虽然最后一期烂尾,在遗憾中收官。但王牌家族四个人真的像温暖一个大家庭,就如华晨宇在采访中说:“这一季把四个人凑到一起,很像爸爸妈妈带着一个傻儿子和傻姑娘。”节目中沈腾、贾玲是节目的定海神针,两位新司仪也是惊喜连连,收官不舍,期待下一季再见。

文/逆逆

从焊工到大师:中国高铁“绝代双骄”成长记

长春4月19日电 (郭佳 柴家权)“车间火星子乱蹦,烟雾弥漫,叮咣的声音刺得耳朵疼。”“门口还熏死两棵树。” 回忆起30多年前的工厂,李万君、谢元立你一句我一句,逗得在场记者们大笑。无论是在中国还是世界的高铁焊接领域,这都是叫得响的两个名字。 李万君、谢元立是中车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车长客”)转向架制造中心的焊接工人。前者擅长用手焊接,后者则是操作机械手焊接,两人配合默契,不断攻坚克难为中国高铁保驾护航。谢元立在工作中。 杨旸 摄 两朵焊花 一种追求 1987年,19岁的李万君从职高毕业,被分到长客配焊车间水箱工段。那时水箱工段流行这样一句顺口溜:远看像逃难的,近看像要饭的,仔细一看是水箱工段干电焊的。 李万君说,那时候夏天焊枪喷射2000多摄氏度的高温烤得人上不来气;冬天又要在水池子里作业,身上总是挂着一层冰。“一年四季衣服上总是蹭满油,一张嘴两排白牙最显眼。” 由于条件过于艰苦,一年后,当初和李万君一起入厂的28人中调走了25个。李万君也挺不住了,央求着父亲给他找一个轻巧干净的工种。 李万君的父亲李世忠是长春客车厂(中车长客前身)的第一代职工,曾7次当选厂劳模。面对儿子的请求,李世忠说:“灯在光天化日下不能引人瞩目,只有在黑夜才显示他的光辉。” 李万君留下了。1988年,车间来了个新人,他就是李万君的师弟——谢元立。二人不会想到,未来的人生也从此“焊”在了一起。 “当时厂子招聘把我招上了,还觉得自己挺幸运的,可一进厂房就傻了眼。”谢元立说。 干一行,爱一行!两个年轻人一拍即合。甩开膀子,卯着劲儿干。第二年,他们就成了全厂焊接比武的前两名,二人很快成为厂里的技术骨干,屡屡在各级技能比赛中获奖。 “当时万君像大哥一样带着我们到处找坡口板,练技术,参加各种技术比武,每天要焊掉两三包焊条。”谢元立回忆当年时说。 1997年,对于两个年轻人来说,都是极不平凡的一年。他们选择了不同的路。 这一年,听说厂里要引进焊接机器人,谢元立敏锐地觉察到使用焊接机械手会是未来焊接发展的趋势。于是,他开始收集资料,琢磨计算机编程,从零起步学英语。 这一年,在长春市焊工大赛上,评价最高的三个作品都出自李万君之手。夺冠的李万君那年29岁,是比赛中最年轻的选手。 两年后的1999年,中车长客正式引进焊接机器人,并实行机械手操作工竞聘上岗,早有准备的谢元立脱颖而出,并很快当上了机械手班班长。 一个专注手工焊接,一个看准机械手焊接,但他们殊途同归——共同打造中国轨道客车的钢筋铁骨。谢元立(左三)在工作中。 王佳祥 摄 百转千回 攻坚克难 2004年,中车长客开始从国外引进动车组技术,中国随后进入高铁时代。由于动车组结构复杂,有些部件工人施焊时几乎看不到焊缝状况,非常棘手。“机械手焊接不需要看,编好程序就能干。”谢元立说,他知道机械手大显身手的时候到了。 为适应生产需要,谢元立所在的车间成立了“谢元立技术创新小组”。“连做梦都在编程。”谢元立说,机械手也离不开手工焊,也经常和李万君搞联合技术攻关,拼劲完全不输年轻时。 不到两个月时间,谢元立便开发出15项焊接程序,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和焊接质量。其中,环口焊接程序能自动焊出一个半径极小的圆圈,甚至连外国专家都惊呼“不可能”! 在谢元立看来,机械手的应用远不止于此。转向架是高速动车组制造的九大核心技术之一,与高铁运行的速度、稳定和安全息息相关。谢元立迎难而上,瞄准这个领域。 经过持续攻关,谢元立先后完成了K55侧梁、DZ34侧梁、DZ24侧梁、K53侧梁等大部分车型的侧梁焊接程序的编制,为中国高铁一线工人编制大型焊接程序开了先河。 目前,中车长客轨道车辆转向架自动焊加工比例提高到70%以上,动车组的该项比例明显超过技术转让国。 在转向架领域持续攻关的还有李万君。转向架横梁与侧梁间的接触环口是承重的关键受力点,常规焊法因焊接段数多、接头不熔合,质量无法保证。这是一项国外“卡脖子”技术。 李万君围着600毫米的环口琢磨了一个月后,发明了“构架环口焊七步操作法”,即运动中一枪把整个环口焊下来。外方专家验收时说:“世界最先进的焊接机械手都做不到这样。” 迄今为止,李万君参与了中国几十种城铁车、动车组转向架的首件试制焊接工作,总结并制定了30多种转向架焊接规范及操作方法,攻关150多项技术,其中31项获得国家专利。 从绿皮车到地铁车,从和谐号到复兴号,李万君、谢元立用汗水与智慧不断擦亮中国制造的金字招牌。 百花齐放 匠心筑梦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李万君和谢元立深知,中国高铁快速发展必须要有一大批掌握高技能的产业工人作为支撑。于是,他们一手提着焊枪,另一只手又执起了教鞭。 2008年,中车长客攻关时速350公里高速动车组,全厂只有李万君一个人能焊接出新的转向架焊接片。一面是短期规模生产,一面是400多名刚毕业的“生瓜蛋子”,全厂都在焦虑。 后来,李万君亲自上阵,将复杂工艺分解成若干步骤,再按照学员的特点,分批教学。最终,所有学生提前半年拿到上岗所需欧洲焊接证书,李万君瘦了20多斤。 谢元立也没闲着。2010年,中车长客成立了焊接机械手首席操作师工作站,谢元立任站长。他编写了《焊接机械手智能编程法》等实用教材供新人学习。此外,他还开办了职工夜校,忙得不可开交。 迄今为止,李万君和谢元立所培养的徒弟中不乏首席技师、高级技师和全国技术能手等。这些人已经成为中车长客发展不可或缺的新生力量。 以工人的身份多次荣国家级的荣誉,李万君、谢元立的“逆袭人生”不仅实现了个人价值,更为中国高铁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 “感谢企业和时代。”这是李万君、谢元立共同的感悟。他们生怕记者觉得这是一句客套话,还进一步解释说“如果当年没有来到中车长客,现在我们恐怕还是一名普通的焊工”。 筚路蓝缕,他们庆幸没被艰苦的环境打垮,也为当年调走或改行的伙伴惋惜。“他们不少比我们焊得还好,却没等到与时代共同进步。”每谈及此事,李万君都很感慨。 30多年来,李万君、谢元立同在一个车间,两人的工作室仅一墙之隔。工作室就设置在车间里,昔日熏死树的车间如今是干净整洁的现代工厂,不断有年轻人进进出出。 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从无名小卒到一代焊接大师,李万居、谢元立仍然奋斗在一线,这或许是对祖国最真挚的献礼。(完)

从惊艳亮相到黯然离场 无人零售这两年经历了什么?

从惊艳亮相到黯然离场,曾经的资本“宠儿”如今成“弃儿” 无人零售这两年都经历了什么? 最近,不少家住广州东山的街坊发现,家附近的一间爱士多(i-store)智能便利店突然关门了,货物都被清走。而这个“新鲜玩意”从出现到消失,只有一年多的时间。 上述这家爱士多智能便利店的关门,只是无人零售行业的一个缩影。无人零售曾经备受资本追逐,2017年全年共吸引总额超40亿元投资,但短短两年时间,便“落魄”到几乎无人问津的境地,不少无人便利店被爆出裁员、关店甚至倒闭的消息。 现象 无人便利店品牌纷纷倒下 2016年12月,亚马逊推出Amazon Go,让无人便利店这一新零售业态进入公众视野。根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无人零售货架累计落地2.5万个,无人便利店累计落地200家,无人零售这个新风口全年共吸引总额超40亿元投资。 因此,2017年也被视为无人零售元年。而随着亚马逊、阿里、京东、娃哈哈等巨头入局,无人零售成为投资创业的一个新风口。而对于高度依赖资本的无人便利店而言,前期快速开店、跑马圈地成了标准动作。在各路资本的追逐之下,每家无人零售企业都抛出了动辄数以千计的开店计划,2017年也因此成为无人零售店的爆发期。 但让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无人零售从惊艳亮相到黯然离场的时间是如此之短,隔年就频频传出倒闭、裁员、融资受阻、撤点等一系列负面消息。据媒体报道,2018年年初,这些初创企业项目失败的消息频频传出。其中,2017年融资近5亿元的猩便利,在2018年1月10日便接连被传在多个城市撤柜、裁员;缤果盒子也在2018年传出裁员、高层出走等负面消息。 此外,成立于2015年的邻家便利店,曾被视为无人零售行业的黑马,但2018年,邻家母公司邻里家(北京)商贸有限公司突然发布告知函,168家门店全部倒闭。而2018年最被市场看好的GOGO小超,则成为全国无人货架行业中第一家倒闭的企业。 背后 资本烧钱难搭用户习惯 无人零售被资本看好之时,业内曾有声音称,“如果无人便利店始终不能盈利,迟早有一天,资本狂潮会逐渐褪去。”不曾想,一语成谶。由于迟迟没有找到盈利模式,资本市场对无人零售的投资变得越来越谨慎,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无人零售行业便没有大规模的融资出现。 对此,业内人士分析指出,无人零售当初受到资本的追捧,是因为共享经济的热度降低后,资本亟需追逐下一个新热点的需要,但不管零售行业如何发展演化,都离不开成本、效率与体验这三个关键词,而无人便利店在这三个方面做得还不够。 据了解,在无人便利店的实际运营中,需要在场景贴合度、SKU丰富度、存货容量、补货成本、覆盖用户数之间找到最优的平衡点。但前期,很多无人便利店项目进行的是没有质量的数量扩张,使得前期花钱效率太低,模式不可持续,而且无法给用户提供持续而优质的服务体验。 事实上,手机扫码开门、自动识别结算,甚至可以“刷脸”进店和付款,无人便利店在初期确实让人感到很新鲜,但是体验却并不怎么好。有消费者在体验后表示,“刚开始觉得手机扫码就能买东西挺好玩,但时间一长每次买东西还要掏出手机扫码才能进店感觉挺麻烦。”此外,在有些设在小区的无人便利店里,由于网络不好的原因,有时候消费者还会遇到扫不了码、迟迟支付不了的情况。 无人便利店反而不是那么“便利”,消费者的光顾次数可想而知。日前,记者在广州番禺的一家无人便利店门口观察发现,半个小时的时间,没有一个消费者进去光顾。记者进去发现,里面的货物种类选择不多,价格也并不比普通的便利店便宜。 未来 从粗放发展向精细化运营转变 对于无人便利店遭遇的窘境,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其核心不是“无人”,而是“便利”和“产品”,但目前的无人便利店和普通便利店相比,只是少了店员,其他方面并没有改变。 此外,规模化复制是无人便利店难以突破的瓶颈,广东流通业商会执行会长黄文杰此前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就指出,无人零售店只是线下渠道的一种补充,由于租金和技术不完善,很难实现规模化。 据了解,2017年资本涌入无人便利店行业之后,各公司开始跑马圈地。而2018年至2019年,约有一半的无人零售企业开始转向精细化运营,其余的企业或调整了主营业务或进行了市场收缩战略。 对于无人便利店的未来发展,在2018中国(四川)电子商务发展峰会“新零售论坛”上,缤果盒子创始人兼CEO陈子林发表了题为《无人便利店的火焰与海洋》的主题演讲。 他指出,无人便利店是零售新物种,是未来的一个方向,很值得做,而且值得继续做。“2018年以来,我们看到整个行业已经不像2017年那么热闹了,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有外部的原因,比如说早期这个行业都在创业,需要很多资金的支持。现在,整个行业门槛也慢慢提高了。” 据了解,缤果盒子在2017年时曾计划一年内完成5000个网点铺设。而到了2018年,缤果盒子称正在从粗放发展向精细化运营转变,不会再为了单纯追求速度而布点。 罗森中国董事副总裁张晟认为,无人便利店不是下一个风口,而是下N个风口,但如果便利店不从现在就开始探索、实验,取得经验,对现有的技术加以改善与进化,那么无人便利店的普及永远无法实现。 南方日报记者 赵兵辉